首页新闻中心台湾台海名家正文

《港区国安法》,应给民进党当局上了一课

    作者邵宗海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

    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20年6月30日,全票通过了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增加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〉附件三所列全国性法律的决定》,同时在通过后也将该法列入香港基本法的附件三,并明确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当地公布实施。新华社在当晚发布新闻稿中,也指出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签署第49号主席令,并自公布之日起施行。

    就程序上而言,《港区国安法》在通过之后,香港尚需有一些行政措施要来完成:首先是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后,再由港府刊登宪报,这样才算是正式在香港实施;其次是按照《港区国安法》条文,设立中央驻港国安机构以及香港警察和政府配合机制;第三才是宣传释法的程序,需要让香港民众以及外界(包括国际社会与台湾)了解《港区国安法》的内容。

    这样一个在法律作业上呈现“有完整程序才完成”的步骤,并由香港特区政府在法案通过当日晚间11时刊宪、正式公布实施,是说明了这是经过法律程序产生的法案,合乎宪法及基本法的要求。所以人代会香港代表韩大元曾说,香港实际上确立了由宪法跟基本法共同构成的宪制秩序,宪法、基本法,包括全国性的法律与这一次的国家安全法,共同构成了一种宪制秩序。因此,外界若有反弹,除了反对立法之外,的确很难在立法的程序上对这个法案有所挑剔。也因而,让台湾对《港区国安法》即使有不满,可能也必须移转到其他层面。下面的二段分析正好说明了这个现象:

    一、不愿在这时刻与大陆走上全面对抗,应是民进党当局暂时考虑的措施

    1、台湾民进当局领导人蔡英文,曾在7月2日上午,也就是《港区国安法》通过后的第二天,通过她的“脸书”表示:在密切关注香港局势的同时,她也想提醒大家:“台湾的过去式,不该是香港的现在式和未来式”。她再补充说:盼望我们对“转型正义“的努力,能给香港等待自由之光的朋友们些许鼓励。很明显的,这是一种对《港区国安法》通过,不正面给予强烈批判的态度,但仍流露出对这个法案通过后在香港地区的实施,表达了反弹。

    2、与香港地区有业务上督导关系的陆委会,在《港区国安法》7月1日正式生效后,原有意来修改“港澳条例施行细则”第25条,让台湾在这法案事件上,对大陆有表达火辣反弹的机会。但宣告尚没超过一天,却突然逆转说“不准备修改港澳条例”,在媒体查询之下,才发现 “逆转不修是因为台湾地区行政部门领导人苏贞昌一人反对才作罢”。

    内情是否真是如此?或许苏贞昌的一段响应,会让人有相关的联想。苏说:“港澳条例”行之已久,根据第25条内容,对于香港变化的情况都有因应,现也已设立办公室、匡列预算,也已开始有相关的关怀活动,所以“法令”若足够,就没有修改必要。但提醒的是,陆委会并非事先不了解这些“法令”规定,但为什么还会想对香港的援助再予以制度化,就是希望能更凸显对《港区国安法》的不满。当苏贞昌冲出来及时剎车,或有蔡英文在背后指示的影子,是否也说明了台湾当局可能无意在香港问题上,让已陷低潮的两岸关系更趋向对抗,这或许是另外一个层面的观察。

    二、国际对港区国安法的消极反应,或是台湾未来对“独立走向”的另一种忧虑

    美国对《港区国安法》的反弹,应是在国际社会中呈显最为强烈的一个国家。国务卿蓬佩奥在6月29日曾声明表示,“大陆决定剥夺香港的自由,迫使特朗普普政府重新评估对港政策”。其实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9年11月27日签署生效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》和《保护香港法案》时,就已经要求国务院每年定期向国会递交报告,以核查北京当局是否遵守其“一国两制”的基本承诺。

    但言辞是否等同行动,可能还要再观察。就像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宣布撤销香港特殊贸易地位,暂停对港执行出口许可证豁免等优惠待遇,并禁止出口国防设备与敏感技术到香港,这里面就有一些用词如“暂停”,就呈现了不确定的意味。

    其实,整个国际社会并不像美国一样对北京有强烈反弹。譬如说,德国联邦内政部长Horst Seehofer在接受采访时,有提到德国虽“高度关注”香港局势的发展,但在被问到德国是否准备为香港反对派人士提供庇护的问题时,泽霍费尔的响应却并不十分积极。另外像日本也是一样,共同社7月4日引述说,日本政府担心中日关系转冷将严重影响日本经济,因此在制裁上反而持谨慎态度,和美国保持距离。而且对“制裁中国的作法”,觉得并不现实。或者像英国,有愿意接受300万的香港移民,但那仅只是人道上的援助,但政治上英国并没有对中国出拳。更何况,除英格兰之外,联合王国其他各邦对这样的人道援助措施,也并不接受。

    再看在另一个场合,6月30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4次会议上,虽然有27个国家发表联合声明,要求大陆重新考虑是否推行《港区国安法》。不过在当日会议上,却也有古巴等53个国家共同发言,支持大陆实施该法。古巴代表认为,不干涉主权国家内部。所以在国际社会,美国是否能完全压倒中国?真的难说。

    当这样的国际社会不见得全站在美国这一边,难道台湾会没有看得清楚?如果真有一天,台湾必须选择“台湾独立”一途,这一股国际现实的趋势,民进党当局当然会看得清楚这其中的不行,难道台湾民众会全面盲目?因,香港国安法事件,台湾应是上了一课。(华夏经纬网)

相关阅读

精彩推荐

今日热点

浙江体彩网